當前位置:恰紅院男人天堂 > 古言小說 > 欲成歡2TXT下載 > 欲成歡2-續集 254章節閱讀

【欲成歡2】續集 254

上一頁        返回目錄       

    要要要死了小姨子氣若游絲的嬌喘著,兩條像風中柳葉一樣的美腿不停的在打顫,那些又濕又燙的愛液正滴滴答答滴到磚地上。

    這只不過是用來填填牙縫的前菜罷了!我雙手緊捏著她那雙青澀的小乳房,俯身湊到她耳邊小聲的笑著說:重頭戲現在才上演呢!巨大的龍頭往前在小花芯上再抵了抵,讓她又忍不住痛叫了起來。

    當我的巨龍高速的倒退出來的時候,她才終于有機會喘過一口氣:呀呀姊夫,輕輕一點她應該是感覺到我的巨龍已經在洞口剎住了,正在蓄勢待發的準備著下一輪猛烈的轟炸了

    快十二點了,時間無多,我們還是速戰速決的好。大龍頭在洞口輕入淺出的挑釁,把這初嘗肉味的小妮子引得春水橫流的猛在抖顫。

    快快來吧!都聽你的好了!她恨的牙癢癢的,幾次挺后了屁股都被我躲開了。

    是妳自己說的啊!我還沒說完,堅硬的火棒已經重重的搗了進去,還一下便炸開了她緊合的花芯!

    她雙手緊緊的抓著廚房窗口的窗花,咬緊了牙關不讓自己叫起來。

    我也不再忍了,大開大合的,堅硬如鐵的巨炮在她狹小的花徑中左沖右突的,下下直出直入,把她撞得整個人直往前推,才插了百來下,她已經被迫得幾乎貼到窗口的玻璃上了。[!————]

    對岸國金二期的燈光突然亮起,客廳外面那班小瘋妹的尖聲狂叫也隔著緊閉的廚房門透進來了

    除夕倒數終于開始了

    十九八七高聳入云的大樓上燦爛的燈光不停的閃爍,我也抓緊了已經被我操得金星直冒的美麗小姨子,展開了最后的沖刺。

    五四三二一零!

    轟的一聲,國金二期的樓身爆出耀眼的火花,我的大龍頭也適時的炸開了小姨子的幼嫩花芯,在她的處女子宮里噴射出火燙的陽精

    轟、轟、轟的,圍繞著國金二期的大廈樓頂陸逐的爆出美麗的煙火,就好像順著我大爆炸一下下的節奏一樣。

    懷中只有十七歲的小姨子,早己被我的賀年禮炮炸得昏厥了過去。

    我喘著氣的休息了一下,胯間的巨龍還沒完全軟化。但廚房外面那班小時妮子的呼叫聲又響起了,我還隱約的聽到她們這時終于發現小姨子不見了

    雖然還是吃得不太飽,不過在現在的情況下,我也不得不先行鳴金收兵,打道回府了。馬上拖泥帶水的抽回那沾滿了精漿愛液的巨龍,胡亂的塞回褲子里,又手忙腳亂的搖醒了臉上還帶著個滿足微笑的小姨子,替她拉她了衣衫。到我們剛剛收拾好,外面那班女孩已經在大力的扣著門了。

    我回頭看了一眼,正以為一切妥當,反手打開了房門的時候,卻看到我剛才射進去那些混白色的陽精,正開始在小姨子那晶瑩剔透的白嫩大腿上汨汨的流出來。而那白色的磚地上,更是黏糊糊的流滿了一大灘我們剛才那場盤腸大戰制造出來的副產品。

    這時想再關門也已經來不及了

    房門砰一聲的被撞開,那班女孩像傻了似的,看著我身后的小姨子

    我心中暗暗叫糟,回頭一看,才看到她手里拿著個空杯子,身上、腳上、地上都滿是可樂!

    什幺嘛?她滿面通紅,還在猛喘著大氣的惱罵道:沒見過人打翻汽水嗎?

    那次之后,我那可愛的小姨子便時不時跑來找我重溫那晚的舊夢了,雖然有時也會向我要些零用錢,但多數都是免費的。她還說我們那一晚躲在廚房里親熱的事,最后還是瞞不過去,有幾個女孩已經開始在懷疑了;為了制止她們亂說,她提議我把她們的嘴巴塞住!一方面付點掩口費,一方面把她們也拖下水、拉上床

    呵呵原來娶到一個溫柔賢淑的老婆固然幸運,但如果還有個又美麗又開放的小姨子的話,那便更加精彩了

    我和老婆結了婚兩年,上個月她剛剛為我誕下了我們的寶貝兒子。因為我們聘請的印傭要過了年之后才上工,岳母大人怕寶貝女產后沒人照顧,二話不說的便搬了過來幫手。

    我和老婆為了迎接即將降臨的愛情結晶,在暑假期間已經搬到了現在的新居。新居位于西九龍的新住宅區,不但有三個房間,而且對正了維港,擁有無敵的煙花海景。唯一可惜的,是我們付不起錢租方向最好的單位,客廳的大窗只能夠斜斜的看到海景,反而不及從廚房窗口看出去那幺清楚

    岳母大人的幾個子女都移民到國外了,留在香港的除了我老婆之外,就只有今年才剛滿十七歲的幺妹。這愛玩的小妮子知到我們新居可以看到煙花,便硬是要在除夕那晚帶幾個朋友上來玩。連老婆跟岳母都拗不過她,我當然也只有答應了。

    她們家的女孩都長得好像餅印一樣,這小妮子跟我老婆也長得蠻像的,就是胸脯小了一點,遠遠不及那個得到我長年滋潤的老婆那樣豐滿。

    除夕那晚吃過晚飯后,老婆應酬了小姨子的同學一會便開始倦了,抱歉了兩聲之后,便回到睡房喂奶和哄BB睡覺;岳母大人一把年紀,當然也沒興趣跟那班小丫頭繼續鬧下去,在囑咐我要好好招呼客人之后,也回房間睡了。

    我這個堂堂男主人倒像是變了個工人似的,不斷的從廚房里跑出跑入,汽水薯片不停的供應給那幾個剛剛才吃飽了飯,但胃口卻已經好得像連一條牛也可以吃得下的瘋女孩。到差不到快到十二點了,那班女孩才滿意的搓著肚皮,吱吱喳喳的擠在客廳的窗臺上,等待著維港對岸國金二期的跨年花火表演。

    我松了口氣,趁機執拾了一下那四散的紙杯紙碟和小食包裝袋,先拋到廚房里,否則推到明天,就算不發臭,也一定會干到我腰酸背痛的。

    我踏了兩腳,才可以蓋上那堆得滿滿的垃圾箱,抹了抹額上的汗水,終于也可以歇一歇了還好那班臭妮子不知道廚房里看煙花的角度更好,否則她們全部人擠了進來,又不知會打破多少碗碟了?

    正當我想靜靜的享受一下除夕倒數前的寧靜的時候,忽然有人推開了廚房門閃了進來,還馬上關上了天花燈。

    誰啊?我還聽到了按下門閂的聲音,不禁訝異的問道。

    老婆,是妳嗎?從窗外透進來的微弱燈光中,我隱約的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輪廓。

上一頁        返回目錄       
快速时时能玩吗